我的位置: 首頁 > 要聞 > 正文

貴州:“搬”出來的復墾復綠

  貴州省遵義市習水縣同民鎮藺江村2組易地扶貧搬遷戶羅洪遠的舊房(2018年10月22日攝) 習水縣扶貧辦供圖


  羅洪遠舊房拆除復墾后種上蔬菜 (8月6日攝) 向定杰 攝


  在易地扶貧搬遷后的遵義市習水縣桑木鎮共和村,“全是滿栽滿植,不留空田空土,不?;纳交钠隆?/strong>


  復墾的土地正成為農村產業結構調整的新戰場,成為一座座新的金山銀山,“越窮越墾、越墾越窮”的惡性循環徹底扭轉,搬遷脫貧與生態修復雙贏效果日益顯現


  文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向定杰


  林地、承包地、宅基地變身空心李果園、辣椒種植基地,高山深谷不再是貧困鎖鏈,反帶來生態效益……


  易地扶貧搬遷不僅惠及搬遷群眾,也對緩解搬出地人地矛盾、促進生態修復、保障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意義重大。按照相關政策,搬遷后,群眾需按簽訂的協議拆除舊房,實施復墾或復綠。


  作為“十三五”期間全國易地扶貧搬遷人口最多的省份,去年12月,貴州宣布全面完成既定任務,188萬人挪出“窮窩”走進新生活。


  為寫好易地扶貧搬遷“后半篇文章”,記者采訪了解到,貴州多地正穩妥推進遷出地舊房拆除,盤活林地、承包地、宅基地“三塊地”資源,調整產業結構,為群眾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創造良好條件。


  苦下繡花功 解拆舊難題


  5月14日早晨,7點52分,貴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縣泉壩鎮黃池村,舊房拆除工作專班從村部出發了。目的地,是嶺上組冉光梅家。為了拆舊房的事,工作專班已連續幾天上門做思想工作。


  黔渝交界、烏江之濱的沿河縣多山,平均每平方公里有3.6座山。盡管自然條件惡劣,一輩又一輩土家人卻在這里扎下了根,蓋起茅草房、木板房。近年來,隨著脫貧攻堅深入推進,包括冉光梅在內的1萬多戶、5萬余人告別窮山僻壤,住上城市新居。


  冉光梅之所以遲遲不同意拆掉舊木房,是因為那是她和丈夫早年打拼的心血,承載了一家人太多的記憶。


  干部幾乎磨破嘴皮,下午4點,冉光梅終于點了頭?!半m然舍不得,但這些干部天天來做我的工作,也辛苦,國家又有這么好的政策,還是要支持?!笨粗鸪睦戏孔?,冉光梅紅了眼眶。


  地處武陵山區深處的沿河縣,像冉光梅一樣不想拆、不愿拆的搬遷群眾有很多。因為故土難離、舊房難舍,再加上一些搬遷戶擔心適應不了城里生活,沒了房子就沒了退路,同時害怕喪失老家耕地、山林權益,當地舊房拆除率排名一度在全省掛末,搬遷戶農村城市用地“兩頭占”“兩頭住”等現象還引發不少矛盾。


  今年以來,作為貴州掛牌督戰的9個未摘帽深度貧困縣之一,沿河縣奮力沖刺,舊房拆除及復墾復綠成效顯著提升。截至目前,當地易地扶貧搬遷共計10858戶,其中除3134戶因連體房、傳統村落等因素列為可不拆除外,剩下已全部拆除。


  排名躍升的背后,是貴州為積極穩妥推進易地扶貧搬遷舊房拆除,下足的“繡花”功夫。


  為啃下這塊硬骨頭,貴州各縣區成立拆舊復墾工作領導小組、各鄉鎮成立舊房拆除攻堅隊,倒排工期,實行“一天一調度”,確保拆遷工作有序、快速推進。為打消搬遷群眾顧慮,貴州注重多角度、多形式對舊房拆除要求、復墾復綠后土地歸屬、土地流轉預期收益等政策進行宣傳。同時,貴州對不同舊房分類施策、分步實施,如明確可不拆除舊房的情形。在拆除方式上,鼓勵各地根據實際,采取搬遷群眾自行拆除、幫扶干部協助拆除、政府組織第三方機構拆除等多種方式。


  “三塊地”產業 裝滿錢袋子


  8月,位于黔北大山的遵義市習水縣,烈日炎炎。從縣城驅車約40分鐘,來到桑木鎮共和村的一處制高點,峽谷里,一片片花椒樹已經初見雛形。


  “全是滿栽滿植,不留空田空土,不?;纳交钠??!贝逯角迦A說,去年以來,當地在推進農村產業結構調整中,盤活易地扶貧搬遷“三塊地”,實施適合當地土壤、氣候的花椒產業,助農增收。


  記者在陽灣村民組搬遷戶陳治梅家的宅基地看到,原先約4分地的屋基已全部栽上一排排花椒。


  “很多搬遷戶已適應了城市生活,也在縣城找到了工作,但一直心疼家中復墾的宅基地、林地和耕地撂荒?!绷曀h扶貧辦副主任陳友良說,習水搬遷任務量居遵義市第一。經統計,全縣易地扶貧搬遷戶林地、承包地、宅基地“三塊地”達117805畝,其中耕地26327畝、宅基地1157畝。


  為培育長效產業,增加搬遷戶收入,習水縣整合退耕還林、財政扶貧項目等資金,向搬遷戶“三塊地”發展產業傾斜。截至目前,承包地和宅基地復墾面積27484畝,由搬遷戶自主經營種花椒、柚子等經濟作物17602畝,剩下的9882畝也全部流轉給企業(合作社)發展種植項目。


  “習水的特點是產業全覆蓋,很好地體現了易地扶貧搬遷的經濟效益、生態效益、社會效益?!弊窳x市生態移民局副局長盧天宇表示,有了穩定產業后,搬遷群眾也徹底從農民變為市民,不再“兩頭跑”管理土地。


  空心李果園、辣椒種植基地……記者在貴州多地看到,復墾的土地正成為農村產業結構調整的新戰場,成為一座座新的金山銀山,“越窮越墾、越墾越窮”的惡性循環徹底扭轉,搬遷脫貧與生態修復雙贏效果日益顯現。


  充分盤活 探索市場運營


  今年6月9日,貴州省易地扶貧搬遷遷出地資源盤活試點首筆貸款發放儀式在遵義市湄潭縣舉行??h農村商業銀行向西河鎮下壩村股份經濟合作社發放“三塊地”貸款86萬元,抵押物為易地扶貧搬遷遷出地農戶的“三塊地”流轉經營權。


  這是當地充分發揮全國農村改革試驗區優勢,探索“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資金促項目、項目促增收”的“三塊地”“三變兩促”試點的一個縮影。


  “搬遷戶之前居住的地方本身就是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土地大多很破碎,發展農業生產效益較低?!北R天宇說,湄潭縣的這一探索,最大的突破在于可以將零散的遷出地土地資源打包融資,而后選擇有經營能力的企業、有持續盈利的項目進入。


  湄潭縣扶貧辦黨組書記熊治國認為,駐縣各金融機構對參與盤活易地扶貧搬遷“三塊地”的國有企業、龍頭企業、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特別是村(居)股份經濟合作社加大金融支持力度,有利于易地扶貧搬遷戶、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村集體經濟組織三方受益。


  西河鎮組織委員、下壩村支書李軍介紹,其高山村民組,有13戶安置在集鎮,因為離遷出地較近,他們的宅基地復墾后計入耕地,縣里及時給予重新確權,也是此次貸款予以抵押的對象之一。


  村股份經濟合作社利用這筆錢,今年除種植何首烏外,還在山下連片土地里套種苦瓜、黃瓜,帶動搬遷戶在內的100余人打工,加上土地流轉費、產業分紅,預計就近搬遷戶每年實現增收一萬元以上。


  “關鍵還是要選準項目,精準投資方向,解決種什么、怎么種、如何賣的問題?!蔽骱渔傸h委書記丁亮說,以下壩村何首烏產業為例,當地有種植傳統和經驗,村股份經濟合作社還與瑞欣中藥材專業合作社聯系各餐飲大戶和制藥公司,簽訂了保底收購合同。


  數據顯示,目前,湄潭縣盤活“三塊地”資源試點工作已開展整村試點1個,整組試點3個,零星搬遷試點4個,發展了辣椒、何首烏、杜仲、林下雞等產業,涉及6500畝。


  此外,在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對列入傳統村落保護目錄或具有文旅開發價值的舊房,一些縣已經通過資本引入、升級打造,走上了開發精品民宿、發展鄉村旅游的道路。


  受訪人士提出,易地扶貧搬遷“三塊地”的盤活還處在起步階段,還需要相關政策進一步支持。比如搬遷遷出戶的耕地、宅基地實施儲備林項目的,應該不受25度坡度和其他限制,全部納入退耕還林政策補助;同時,在國家儲備林樹種選擇上,需要允許地方結合實際,合理布局基地樹種及面積,做到長、中、短周期銜接,既滿足生態需求又兼顧當前脫貧需要。


  向定杰

  來源 新華社

  編輯 胥芬芳

  編審 王璐瑤 韋一茜

大乐透十大专家精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