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文化 > 正文

沈松欽:貴州新形象的影像傳播 |《我和我的家鄉》影評·天眼新聞文化頻道



沈松欽:貴州新形象的影像傳播



沈松欽,文藝學在讀研究生。


電影《我和我的家鄉》以東西南北中為空間軸,將小人物在整個家鄉和國家巨變中的悲喜,濃縮在5個故事單元里,將普通人對家鄉的熱愛、贊美、扶助的真摯情感書寫出來,是一部主旋律的家鄉贊歌。


在貴州故事單元《天上掉下個UFO》中,貴州科技興村、百姓富生態美的新面貌,以科幻幽默的形式被搬上銀幕,將貴州的新形象傳遞給全國觀眾,讓更多觀眾了解貴州,走進貴州。同時,影片中的“中國天眼”“天文小鎮”“天空之橋”、都勻市西山民族路,吸引省內外游客前來打卡,以影視帶動旅游的發展正在持續發酵。據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訊,就媒體對游客旅游目的地的選擇原因進行網絡調查,結果顯示,20%的游客表示會在看影視劇后被拍攝地的風光吸引,18%的游客會參考明星、網紅的旅游攻略。由此可見,文旅融合推動經濟發展,已經成為大勢所趨。


省文旅廳的數據顯示,今年國慶期間,都勻市經濟開發區、秦漢影視城、毛尖小鎮、杉木湖,共接待游客11.2805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895.516萬元,其中毛尖小鎮憑借熱播劇《星火云霧街》吸引了不少游客。比如《陳情令》中很多場戲,都在貴州都勻螺絲殼瀑布取景,這里也成為了眾多“陳情令女孩”打卡的網紅地?!短煜碌谝荤S局》把下司古鎮、且蘭古國、飛天涯、小七孔等多處人文和自然景觀搬上銀幕,電視劇《花繁葉茂》也將貴州遵義花茂村“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田園風光呈現給全國觀眾。


我們的所見之處,到處都是銀幕,新的傳播技術將影像推到每個人的面前。而一張張貴州名片通過影視傳播進入大眾視野,讓“網紅”不斷成為“長紅”。貴州需要以什么樣的方式將嶄新的面貌展現在大眾面前?影視媒介,正是有效傳播的有力支撐。


在《天上掉下個UFO》中,貴州不再是點煤油燈、崎嶇爛泥路的落后山村,也不再是八山一水一分田的黃土高坡,而插秧機器人、直播帶貨、“天空之橋”“中國天眼”正以嶄新的姿態走進觀眾的視野,說明生態貴州、數字貴州、科技貴州、多彩貴州等形象打造已取得顯著成效。通過影視傳播,貴州新形象的知名度、影響力不斷擴大和提升,因此在大數據蓬勃發展的今天,新媒體影視更需要趁熱打鐵,舉一己之力,利用技術手段繼續推動貴州符號的傳播。


曾經的短板變為今天的優勢,目前的交通巨變,給貴州帶來了飛速發展。生態文明論壇、數博會、酒博會、綠博會等國家級乃至國際級的會議在貴州召開,為貴州的產業發展推波助瀾。另外b作為文化資源大省,貴州是擁有世界文化遺產較多的省份,自然生態資源也十分豐富,“公園省”的美譽名副其實。利用影像宣傳這些優勢,正當其時。影像不僅能滿足觀眾認識貴州的需要,還能夠帶給觀眾感知貴州和勾起想來體驗貴州的欲望。影視帶來的最直觀的視覺感受,其魅力在于展示大眾生活的真實世界,喚起觀眾最真實的感知和體驗性。


>>>>>>>>>>


陳閩璐:融媒體時代貴州新形象的打造與傳播


陳閩璐,上海大學文學院博士。


今年國慶,由張藝謀擔任總監制、寧浩擔任總導演的喜劇片《我和我的家鄉》上映,幾天之內就拿下了21億的票房,在新浪微博上引發52.3億的相關話題閱讀和討論量。這部圍繞鄉村醫療、交通、教育、環保、扶貧5個方面展開的反映時代的喜劇電影,不僅展示了中國新農村的風貌,也在笑與淚中一次次激發每一位中國人的家國情懷。


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哪個單元,導演們無一例外,都選擇了“鄉村”作為“家鄉”的一種表征。這個表征給出了一個命題:當全球化進程加快,地方性差異逐漸被稀釋時,我們去哪里找回我們的“根”?去哪里尋回夢中那片令人魂牽夢縈的土地?我們又該如何在跟上時代發展步伐的同時,去留住、傳承我們獨有的文化傳統?只有理解這點,我們才能理解為什么已經去瑞士生活多年的范老師,一生無法忘懷那個曾經支教的望溪小學的孩子們;完全有資質去俄羅斯皇家美術學院深造的馬亮,為何選擇去貧困村當扶貧干部,將繪畫藝術帶進鄉村。因為我們都無法忘懷那片曾經給了我們身體和精神滋養的土地,不管我們生在何方,我們的魂夢皆牽系于此。與此同時,我們也渴望能夠以自己的力量回報我們的所得,因為留住我們文化的根脈,也是留住我們最后的精神之所。


理解了這一點,也就能理解《天上掉下個UFO》單元里去北京深造的神童董阿學,為何最后要回到貴州阿福村用科技為家鄉特色旅游文化宣傳助力。在融媒體的時代,資訊瞬間就可借助科技的力量,通過各種平臺抵達全球各地,推動城市形象和文化的傳播。而貴州,這片長久以來停留在人們“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刻板印象里的土地,太需要窗口來讓世界重新認識自己,重新認識自己巨變后的嶄新形象,領略自己獨有卻被遮蔽的自然風光和文化魅力。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天上掉下個UFO》這個在黔南州取景的單元,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全新的認知、解讀、理解貴州的可能。


《天上掉下個UFO》以“以小見大”的手法,向我們展示了勤勞智慧的貴州人民,是如何以科技激活文旅空間、以媒介帶動經濟發展走出自己的新路的。黃大寶愚公移山式的堅守,王村長萬變不改其衷的對于家鄉發展的期待,王總將“天眼”造型與酸湯魚盆結合的“黔式幽默”,無一不讓我們動容,他們讓我們看到了這片質樸的土地所孕育的無限希望與可能,人們所擁有的激情、勇氣和決心。而在這其中,宏偉壯觀的“中國天眼”、旖旎的西江苗寨風光,風情萬種的苗族歌舞等具有鮮明貴州地域特色元素的不斷出現,激發人們前往探索和體驗的欲望。


影片以實景采攝、全景展示的方式向人們塑造了一個全新的充滿活力與張力的貴州新形象。截至2019年底,貴州高速路通車里程突破7000公里,貴州高鐵總里程超過1400公里。高速通車里程的綜合密度超過發達地區,居全國第一。而交通的改善,科技的進步,也讓貴州獲得了騰飛的機會。我們于《二十四道拐》《偉大的轉折》《花繁葉茂》等影視作品中,領略這片珍藏著自然瑰麗、鐫刻著文明足跡的土地的獨特風光,但這遠遠不夠,還有更多的貴州元素與新質等待著我們去打撈、挖掘、呈現。而融媒體時代,如何讓貴州這塊曾被《紐約時報》評為世界上52個最值得到訪的旅游目的地之一的地區走向世界,如何繼續打造貴州的新名片、新形象、新魅力,作為文藝工作者,我們任重而道遠。


>>>>>>>>>>


陳誠:電影里的貴州變化



陳誠,在讀研究生。


《我和我的家鄉》中涉及到貴州故事單元的是《天上掉下個UFO》,它使貴州形象再次映入了觀眾的眼簾,讓家鄉人為貴州的飛速發展而點贊,讓外來人因貴州的巨大變化而驚嘆?!短焐系粝聜€UFO》中看似荒誕的事件,卻透露著時代的氣息,隱含著貴州人深厚的家鄉情懷。


“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是人們對貴州的刻板印象,而《天上掉下個UFO》中展現的高鐵、“天空之橋”等,刷新了人們對貴州的認知。貴州今日之蛻變得益于后發趕超,才有了包括交通在內的巨大變化。


影片中的村干部利用“UFO”事件,打造“外星人文化”發展鄉村旅游,在這閉塞的貴州山村引來了很多人,都想目睹神秘的“UFO”,經過一番探訪后才發現這只是一場鬧劇。但從這場鬧劇中,讓觀眾也看到了旅游業帶來的好處。同時,影片還加入了大量的貴州文化元素,如平塘牙舟陶、水書、惠水楓香染、都勻毛尖以及美食“天眼酸湯魚”等,因為文化元素的融入,貴州形象在“旅游+科技+文化”的嬗變中才不斷耀眼。


此外,村民黃大寶癡迷于發明。插秧機器人、強制型跑步機、“滾蛋”、全方位多維立體加速感應器等,都是他的杰作。他的發明,是為了解決貴州因地勢給生產生活造成的諸多不便這一問題。從黃大寶身上,足見他造福村民的熱忱,也展現了貴州農民身上的智慧。在得知“UFO事件”只是擺了一個烏龍之時,村干部為了鄉村的發展和村民們過得更好,極力掩蓋這個烏龍,從這善意的謊言中,可見他們對家鄉的情意。


>>>>>>>>>>


唐思思:影片中的貴州鄉村脫貧新范式



唐思思,在讀研究生。



于10月1日國慶檔火熱上映的《我和我的家鄉》,憑借濃濃的家鄉情和風趣幽默的新農村故事,讓觀影者笑中帶淚,好評連連,票房成績一路領先。該片緊扣時代主題,反映了祖國天南地北這些年來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其中的貴州故事單元《天上掉下個UFO》體現的貴州變化,給身在貴州學習的我一大驚喜。


《天上掉下個UFO》里的阿福村,利用“UFO”事件打造了一個“外星人文化”旅游村,帶動了當地的經濟發展。烏龍事件真相大白后,阿福村不僅沒有沒落,還將科技元素融入“外星人文化”之中,使村子的科技文化特色變得更加鮮明,吸引了更多地游客參觀游覽。


電影中阿福村的變化,映射出貴州脫貧攻堅取得的成績。分析阿福村發展的原因,可以看出主要的3個元素,即媒體、科技、文旅。電影的開頭,各大電視臺爭先報道阿福村的“UFO”事件,一時間來阿福村旅游打卡的人數激增;黃渤扮演的農民發明家黃大寶,也在其直播間介紹阿福村的美景和文化旅游資源;村長和旅游開發商積極接待各大電視臺的來訪。由此看出,媒體宣傳對于文化旅游的重要性,而阿福村的人們恰恰利用了這一點,助推當地的經濟發展。


“中國天眼”是世界上最大的球面射電望遠鏡,代表著中國科技的前沿技術。黃大寶發明的“UFO”,聰明的阿福村人讓其與“中國天眼”發生勾連,可見阿福村人捕捉新鮮事物的敏感性。甚至,阿福村人還把“中國天眼”與酸湯魚混搭在一起,無中生有制造出“天眼酸湯魚餐廳”??萍荚嘏c民族文化相結合,凸顯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阿福村由此煥然一新,電影結尾處,更是描繪出科技與文旅相結合的美好前景。這一情節設置,揭示科技、文旅要素成就貴州鄉村發展的可能性。


近年來,貴州聲音和貴州元素越發頻繁地出現在熒屏銀幕上,多彩貴州正借助影視藝術手段,鮮活地呈現在世界面前?!秱ゴ蟮霓D折》《花繁葉茂》《正是青春璀璨時》《二十四道拐》等電視劇,成為有力的傳播助推器,讓貴州走向更為廣闊的發展天地。


>>>>>>>>>>


周星恬:植根于山地的“科幻式”喜劇


周星恬,在讀研究生。


《我和我的家鄉》選取頗具特色的5個地域,以各地的風情和發展為旋律,譜寫了一支充滿時代感、中國韻味十足的影像組曲,謳歌了我國開展脫貧攻堅工作以來的豐碩成果,流露出各族人民濃濃的家國情懷。


其中的貴州故事單元《天上掉下個UFO》取材、取景于貴州,展現了貴州這片土地的風物風情和發展變化,呈現出詼諧幽默的敘事風格。故事以貴州黔南阿福村驚現UFO這一神秘事件為引子,帶領觀眾走入不同于人們刻板印象中的新貴州。


盡管電影情節展露出夸張色彩,但其母體則植根于山水之間的真實生活。首先,片中的自然和人文風光是還原真實的。隨著鏡頭的轉換、劇情的發展,“中國天眼”“天空之橋”、天文小鎮、蓋賴傳統村落等多個景點漸次浮現,構成了獨具地域特色和民族風情的貴州文旅版圖。這些既充滿自然生態氣息又融入現代科技元素的風景,是對真實貴州的寫照。


以真實環境為依托,影片呈現出了多重元素交織、張力十足的效果。貴州故事單元的名字《天上掉下個UFO》,容易讓人們聯想到熟知的越劇唱段“天上掉下個林妹妹”,暗含著經典引申的旨意。同時,片中對《唐人街探案》《瘋狂的外星人》等喜劇片的戲擬,也讓故事更加豐潤、厚實,帶給觀眾更多笑料。


此外,電影更是融合了歌舞、科幻、紀實等多重元素,在短短的時間內為我們奉獻出了一場視覺盛宴。就影片情節而言,UFO事件孕育于原生地域和未來物象的碰撞之中,給觀眾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沖擊。在地形閉塞、地勢險要的貴州山村,憑借這一事件引發的關注,外來的記者、科學家由外而入,農民發明家、村長、商人等人物則由內出場,營造出跳脫空間限制的貫通與交互。在人物姓名的設置上,影片更是別出心裁——“守正”“出奇”懂文化懂科學等,在直現人物性格特點的同時,也映射出貴州群眾對新生活的憧憬和渴望。


《天上掉下個UFO》以植根貴州山水的方式,營造了一出“科技式”喜劇。在科技興國、脫貧攻堅的大背景下,影片賦予當代貴州農民腦洞大開的“科幻”特質,并以此為媒展示貴州的巨變景象,從而確認文旅結合、農旅結合、林旅結合的必然性。


>>>>>>>>>>


李潤菡:家鄉情懷的電影表達


李潤菡,武漢大學博士生。


《我和我的家鄉》是一部關于家鄉之愛的電影,每個人都能從中感受到家鄉的味道。發生在西南地區的貴州故事單元《天上掉下個UFO》,講述故事看似荒誕不經,但以王村長、黃大寶為代表的阿福村人對家鄉的誠摯熱愛,對改變家鄉走向致富道路的迫切心情,令觀眾動容。


利用影視藝術手段宣傳貴州,這是貴州近年來將特色文化與旅游發展緊密融合的真實寫照?!懊缯可?,侗寨靠水,克度小鎮靠天眼……”而阿福村卻無依無靠。正因如此,王村長、王總才自導自演了村里出現UFO的鬧劇。他們的精心謀劃卓有成效,一時間,新聞媒體、當紅主播、娛樂節目都將目光紛紛投向遠在千里外的阿福村,阿福村知名度一時大振,全國各地游客慕名而來,滿懷好奇地希望一睹UFO的真容。他們與“外星人”合影,購買“外星人”紀念品,觀看大型歌舞科幻劇《外星愛情故事》,體驗“天眼酸湯魚”飯店的“外星人服務”……


為助力家鄉宣傳的還有網紅農民發明家黃大寶,他憑借近幾年流行的新技術——網絡直播平臺,向全國粉絲展示的發明成果。他的所有發明結合實際,都是為了解決貴州因地形崎嶇而帶來的生產生活不便的諸多問題。發明“插秧機器人”,是為了緩解鄉親們長時間在梯田上插秧的勞累;發明“強制型跑步機”,是為了解決山中道路崎嶇不適宜跑步的問題;發明“滾蛋”,是為了解決村中山路多而坎坷,下山搭不到車,村民如有急事難以及時處理的問題;發明“全方位多維立體加速感應器”,是為了給破舊拖拉機提速;發明UFO是為了進軍物流業,讓貴州的“好山好水好兒女”和“憋到山里頭出不去”的好東西走向中國、走向世界。盡管黃大寶的發明各方面都很不成熟,卻能體現他雖身為農民,卻異常開闊的眼界、敢于與惡劣生存環境斗爭的勇氣以及改變家鄉、造福村民的熱忱之心。


貴州近年來的巨變被展現在影片中,其中最顯著的莫過于道路越來越多、越來越平坦。從“直線一公里就是要上山下山,一天就是見不到”,到“縣縣通高速,鄉鄉通公路,村村通水泥路”,以旅游業為代表的第三產業,對當地經濟發展和基礎設施完善,起到了至關重要的推動作用。旅游業的迅猛發展,還要歸功于貴州文化的大力宣傳,以文旅、以旅文,形成文旅結合的良性循環,有力助推決戰脫貧攻堅、決勝同步小康戰略目標的實現。


近年來,貴州力抓影視創作,利用影視文藝為脫貧攻堅提供磅礴的精神力量,越來越多的貴州題材影視劇不斷出現在觀眾眼前。這些作品憑借影像優勢,立體地展示貴州形象,使觀眾在較短時間內、較輕松的氛圍中,對貴州形成直觀了解,從而激發他們關注貴州、了解貴州、走進貴州的熱情。


>>>>>>>>>>


駱弟燕:旅游為影視加碼,影視為旅游賦能


駱弟燕,在讀碩士生。


近年來,貴州聲音、貴州元素愈發頻繁地出現在熒屏和銀幕上,多彩貴州的魅力正通過鮮活的影視畫面,給觀眾以獨特的視覺享受,其帶來的旅游經濟效益,也在不斷升溫、發酵。


熱映電影《我和我的家鄉》貴州故事單元《天上掉下個UFO》,又一次把觀眾的視野引到了貴州。該片聚焦貴州黔南一隅,再現了貴州“發展旅游產業,助力脫貧攻堅”的事實,展示了貴州鄉村在經濟、交通等方面“日月換新天”的巨大變化。影片用略帶荒誕色彩的喜劇手法,在密集戳中觀眾的笑點之后,更讓觀眾深切地感受到了貴州的嶄新模樣。


《天上掉下個UFO》暗含的科技命題,與“中國天眼、天文小鎮等科技景觀十分契合?!爸袊煅?/span>在黔南州落成,不僅開啟了當地全新的科技旅游模式,還延伸出了多種富有特色的旅游項目,如劇中的“天眼酸湯魚餐廳”,將科技與貴州美食相結合,頗有“1+1>2”的宣傳效果,可以說科技的加盟為貴州旅游插上了又一雙高飛的翅膀?!短焐系粝聜€UFO》融合了現代科技和民族文化,兩者的碰撞催生出了新奇的鄉村美學畫卷,尤其是片尾主演與身著盛裝的苗族青年載歌載舞的場景,使全片的視聽審美在此得以升華。


《天上掉下個UFO》中的貴州元素帶給觀眾的視聽沖擊是強烈的,它感召著省外游客走進貴州,將視聽審美轉換為身臨其境的真實體驗?!段液臀业募亦l》上映10天即破18億票房,對于片中的取景地而言,勢必會吸引大批觀眾前往“打卡”,短期的熱度帶來的長期效益已生根發芽,貴州有幸位列其中。


利用影視劇打造旅游品牌,貴州早已進行過實踐并取得了不凡的成績,尤其是2013年“精準扶貧”戰略實施以來,貴州力抓影視創作,以“文軍扶貧”的站位推動文旅融合,助力脫貧攻堅。如《二十四道拐》使得晴隆縣二十四道拐景區名聲大振;《偉大的轉折》讓貴州尤其是遵義的紅色文化旅游錦上添花;《花繁葉茂》描摹的“百姓富、生態美”新時代鄉村圖景驅動著鄉村旅游熱潮等。這些影視劇作品對貴州旅游的宣傳和推動是多方位的,它們不僅展示了貴州獨特的自然條件稟賦造就的豐富生態旅游資源,還把貴州深厚的文化旅游資源一一挖掘,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旅游為影視加碼,影視為旅游賦能。近年來貴州涉及旅游的影視劇,往往是自然景觀與人文景觀交相輝映,指向的便是觀光型旅游與體驗型旅游的互補互容,兩者共同發力,吸引著觀眾將影視中的視覺接受,轉換為實地的觸覺獲得,影視與旅游的關系也隨著游客邁進貴州的腳步愈發緊密,文旅融合的進度條一再被刷新,反映著貴州用文藝助力脫貧攻堅的躬身實踐。


>>>>>>>>>>


李晶:貴州再次被“點亮”



李晶,文學碩士、研究員,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理事。


電影《我和我的家鄉》10月1日開始在全國院線上映,好評如潮。這是繼去年《我和我的祖國》后,以“家國情懷的這個情感爆發點再次點燃人們的熱情,無論是對祖國的摯愛,還是對家鄉難以割舍的思念,都在文藝作品中獲得了很好的表現?!段液臀业募亦l》用詼諧幽默的方式來講述,看著看著讓人留下熱淚,引發了觀眾的共鳴,成為票房、口碑皆佳的力作。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精品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叭?/span>指明了高度的藝術標準,傳遞了正確的價值導向,強調了藝術應有的境界。


《我和我的家鄉》貴州故事單元《天上掉下個UFO》,由黃渤、王寶強、劉昊明等主演,黃渤那一句貴州方言“UFO”,具有極強的“洗腦功能,一下子就把觀眾帶入貴州這片土地。導演還通過劉昊明飾演的記者說出了那句“貴州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而如今貴州已是“縣縣通高速、村村通公路”,貴州不再是邊遠窮困山區,而是青山綠水、勤勞致富之地。影片在貴州的三都、都勻、平塘三地拍攝,“大數據、大扶貧、大生態”的發展理念,讓這幾個地方利用生態、文旅融合脫貧致富,舊貌換新顏,人民生活更加幸福。


近年來,貴州力抓影視創作,通過影視講好貴州故事,用全新的貴州元素讓全國的觀眾看見了一個發展中的貴州,也通過文藝的方式助力脫貧攻堅,宣傳貴州、提升貴州的影響力。今年5月在央視綜合頻道播出的電視劇《花繁葉茂》,講述的就是貴州脫貧攻堅的生動故事,一播出就獲得了很高的收視率。另外,電視劇《二十四道拐》《奢香夫人》《偉大轉折》《星火云霧街》等在央視播出,獲得“金鷹獎”“飛天獎等獎項,讓更多人了解貴州,走進貴州。電影《無名之輩》在貴州都勻拍攝,全劇貴州方言,取得了很好的票房成績。貴州籍導演的作品《地球最后的夜晚》獲得國際認可。這些成績,一次次地刷新了貴州的形象,就像影片《我和我的家鄉》中那個神奇的“UFO”一樣,貴州再一次被“點亮”。


>>>>>>>>>>


韋露:用影視作品講好脫貧攻堅故事的優秀之作


韋露,文藝學在讀研究生。


如果說2019年國慶檔上映的電影《我和我的祖國》,講述了新中國成立以來從積貧積弱到自信富強的變化,那么2020年國慶檔上映的《我和我的家鄉》則講述了中國從東到西、從北到南,廣大鄉村地區的發展變化。從“大國崛起”到“鄉村振興”,主旋律影片利用影視助力脫貧,為觀眾展現了新時代的山鄉巨變。


《我和我的家鄉》延續了去年國慶檔票房冠軍《我和我的祖國》的“拼盤”模式,由5個短片組成,每個短片都源于一個“善意的謊言”,其中《天上掉下個UFO》,講述了一個距離“中國天眼”只有15公里的黔南阿福村,在中秋之夜,驚現神秘的UFO,剎那間轟動了社會。村里利用“UFO事件”打造“外星人文化”,將鄉村旅游搞得熱火朝天。通過電視臺記者的一番采訪后才發現,一切只不過是一場烏龍。村領導為了讓鄉親們過得更好,千方百計掩蓋這個烏龍。方法雖然用錯了,但對家鄉卻是情真意切的。影片在“土味”科幻喜劇風格的雜糅下,展現了一個發生了天翻地覆變化的貴州。


過去關于貴州,人們能想起的只有綿延無盡的大山和“地無三尺平”的交通,以及數量眾多的貧困人口。而在《天上掉下個UFO》中,風馳電掣的高鐵,平坦開闊的天空之橋,五彩斑斕的民族建筑,無一不在刷新全國觀眾對貴州的印象。


短片的核心,借“農民發明UFO”這件事引出山村之間難以溝通的問題,并進一步展現了當今我國農村城鄉物流發展所帶來的便利。


黃渤為了能夠和一山之隔的初戀溝通,不惜去向“外星科技”求救,而到了5G時代的今天,這些都變成隨手可及的東西。在黃渤“可惜可惜”的幽默臺詞里,觀眾笑作一團,依托科技和旅游發展的主題,也自然地表達出來。


近年來,貴州探索出一系列脫貧攻堅之道,貴州大地因此發生歷史性巨變,成為中國反貧困斗爭的一個生動縮影。貴州利用影視文藝助力脫貧攻堅,加強現實題材創作,結合實際聚焦貴州脫貧攻堅主戰場,陸續推出一批影視作品,為貴州決戰脫貧攻堅、決勝同步小康提供了強大的精神動力。電視劇《花繁葉茂》,電影紀錄片《出山記》、故事片《天渠》《文朝榮》等,展示了貴州的山鄉巨變。


貴州大力發展影視產業,開掘民族文化資源,變文化資本為符號經濟,使之成為貴州脫貧攻堅的精神武器,在實現全面小康的道路上給予智力支持?!段液臀业募亦l》貴州故事單元《天上掉下個UFO》,充分利用影視藝術,展現了貴州獨特的自然人文風貌和鄉村建設成果,通過對故事情節的巧妙安排、人物群像的精準刻畫,以及視聽語言的精妙運用,為觀眾展現了一個真實立體的貴州鄉村世界,呈現了貴州脫貧攻堅所取得的成果,是一部優秀的主旋律文藝作品。


>>>>>>>>>>


楊波:“影視+文化+旅游”的發展新路


楊波,貴州電影電視制作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北京經緯星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董事長。


選擇“中秋國慶”這個特殊節點上映《我和我的家鄉》,就注定這不是一部平凡的電影。


《我和我的家鄉》是集整個中國電影之力,致以山河故土的一封動情家書;也是對這片土地上每個人,一次面容清晰的記錄與致謝。尤其當我看到故事單元《天上掉下個UFO》上打出“貴州”二字的一刻,我的整個人都是激動的。我想,榮譽感就是無論到什么年紀,都會讓你情不自禁被觸動神經的東西吧。


電影講述了中秋之夜,貴州黔南的阿福村驚現神秘UFO轟動全村,并驚動北京《再進科學》節目組的記者深入村中調查的故事。一出場,飾演記者的王寶強和劉昊然便踩著《粉紅色的回憶》闊步走來,姿勢和《唐人街探案》里一模一樣。全場觀眾一看到他們就樂了。而黃渤飾演的民間發明家黃大寶癡迷發明,插秧機器人、強制性跑步機、速度20邁的渦輪加速拖拉機都是他的杰作。在幾位主演的“反復試驗”中,情節得以有趣推進,喜劇元素豐富,現場“笑果”很好。

  

電影中的阿福村,其實就是黔南三都自治縣一個苗族村寨,是貴州省民族文化傳統保護村落。電影中,導演還巧妙地植入了許多黔南非遺文化元素,比如平塘牙舟陶、水書、苗族蠟染、惠水楓香染等,還有國家級非遺的中國十大名茶——都勻毛尖茶,以及被稱為刺繡中活化石的水族馬尾繡等。尤其具有代表意義的水族“天眼”酸湯,以最直觀的方式開啟觀眾味蕾,將“科技”與“美食”相融合,讓人過目不忘。


一路高歌,奮勇前進。近年來,黔南影視文化的發展,的確讓黔南旅游火了一把又一把?!稇c余年》《無名之輩》《陳情令》等好評如潮的影視作品,也將黔南一次又一次推向了人們的視野。秦漢影視城、茶博園、毛尖小鎮、巨升紅色文化影視基地等,諸多豐富亮眼的旅游文化業態布局,更是引來各大媒體的持續聚焦。顯然,影視文化產業已經成為黔南脫貧攻堅的助推力量。

  

“天眼、天書、天坑”,“認識、了解、走進”,通過以影視為主線、影視服務及體驗式旅游為主體,黔南已經走上了“影視+文化+旅游”的發展新路。

  

產業興,則人民富。文化為黔南的綠水青山注入靈魂,讓黔南旅游有了品格精神,有了內涵氣質。而我們,作為這許許多多普通人中的一員,能在自己普通的崗位上踏踏實實、認認真真地做事,就是對這個民族、對我們家鄉最真摯的愛的表達。


>>>>>>>>>>


瞿倫春:貴州大美風光獨特景致燃爆銀幕



瞿倫春,供職于貴州星空影業有限公司、貴州省電影家協會理事。

今年中秋國慶長假電影檔期里,國產電影《我和我的家鄉》《奪冠》《姜子牙》《急先鋒》《一點就到家》等粉墨登場,為全國電影觀眾奉上了一桌豐富多彩的視覺饕餮盛宴。長假8天過去后,原本票房處于不分上下的《姜子牙》和《我和我的家鄉》,最終勝負分明,《家鄉》單騎絕塵而去,以超過20億的票房榮登中秋國慶長假檔期冠軍。

至今,《我和我的家鄉》票房成績無片撼動。

影片為什么受到觀眾追捧?

在形式上,該片延續了去年國慶長假《我和我的祖國》的創作模式和影片架構:由電影圈內多位著名編劇導演各自領題、撰寫劇本,然后組織批量的當紅影視明星參與拍攝,共同組合成獻禮影片。今年的《我和我的家鄉》,就是一次成功的“復制粘貼”,它集結了國內影視圈的優質編劇、導演、演員資源,用《北京好人》《天上掉下個UFO》《最后一課》《回鄉之路》《神筆馬亮》5個章節,形成了集錦式的視覺拼盤。這種短片集合形式,在世界各大電影節上十分流行(如《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電影》《十分鐘,年華老去》等),它的特點是信息量大、受眾面廣、明星云集,自然討喜。

主題上,《我和我的家鄉》非常主旋律,滿滿正能量,直指祖國東南西北中城鄉數十年來發生的巨變。具體而言,5個章節對應反映的依次是:鄉村醫保、鄉村交通、鄉村生態治理、鄉村教育、鄉村振興,同時還包括了網絡直播帶貨等當下膾炙人口的時尚元素。中國是一個農業大國,大多數人來自鄉村,他們都有屬于自己的家鄉,所以家鄉命題很容易喚起共鳴,催化人們的成長記憶找尋。

類型上,5個章節因導演風格的不同,走的是不同類型路線。因為是“瘋狂”系列的導演寧浩,所以《北京好人》外包裝是犯罪、喜劇類型,觀眾能清晰感受到其中的黑色幽默,助人的葛優自己被送上了手術臺;

鑒于貴州平塘“中國天眼”這一大國重器,導演陳思成的《天上掉下個UFO》,因地制宜地選擇了科幻及探案類型;

《最后一課》則借用了時間穿越的類型,組織了一次老師和學生的昨日重現;

《回鄉之路》在類型上沒有過多創新,但是敘事手法上的先抑后揚十分老辣,結尾處的情節逆轉,觀者無不落淚;

《神筆馬亮》則把一個駐村第一書記參與脫貧攻堅的故事,匠心獨運地加上了一個“瞞著老婆去”的前綴,從而使影片鑲嵌上了懸疑類型,使得故事充滿跌宕。

影片中的貴州山水亮相

《我和我的家鄉》貴州故事單元《天上掉下個UFO》,講述了中秋之夜,距離貴州平塘“中國天眼”只有15公里的黔南阿福村驚現神秘UFO,消息頓時轟動全村繼而影響全國。一方面村負責人不失時機地拿外星人話題大做文章,促進村寨旅游經濟發展;另一方面來自北京的記者則走進村寨開展調查,經過與本土發明家黃大寶一番啼笑皆非的折騰后,最終找出了真相。

論人物塑造,這個章節是全片最弱的;論喜劇效果,這個章節要次于《神筆馬亮》。但論劇作奇思妙想,這個章節絕對居首位;論故事與當地景致的融合度,這個章節能拔得頭籌;論對貴州的宣傳,這個章節可謂立下了蓋世奇功。

眾所周知,電影的傳播力十分驚人,一部全國票房超過20億的電影產生的影響十分巨大,電影的話題性、時效性、流行性,都將使《我和我的家鄉》中關于宣傳貴州的段落持續發酵。即使是在院線下映后,它依然會在網絡平臺上,在電影頻道上,在十幾億智能手機上播放,綿綿不絕地產生深遠的影響。

《天上掉下個UFO》在前5分鐘的鋪陳中,看得出編導對貴州多姿多彩的景色的由衷贊嘆,大景別航拍下的平塘“中國天眼”及“天空之橋”,宏偉壯觀、氣勢磅礴;雷山西江苗寨婀娜多姿,靈動曼妙;近距離聚焦的都勻西山大橋,能讓影迷立刻聯想到同樣在此取景的《無名之輩》;三都水族自治縣都江鎮蓋賴村,即片中UFO降臨過的苗族村寨,于探案揭秘的過程中,引領觀眾領略了一次苗族風情……貴州的大美風光,徹徹底底地賺足了眼球,原本好似“藏在深閨”里的景致,一下子鋪天蓋地地涌進觀眾的視野里。由此預計,今后以尋覓《天上掉下個UFO》貴州黔南各個取景點為旅游路線的攻略,將成為驢友、影迷們最新的行動指南。

為貴州旅游插上騰飛翅膀

從此次《我和我的家鄉》引發各大網絡平臺關于貴州旅游的討論熱潮中,我們能深刻感覺到電影、電視的助攻作用。

近年來,無論是官方的還是民間的省內外影視機構,都不遺余力地在影視作品中展現貴州多彩的一面。

如最早將青巖古鎮推向全國的,就是2001年由陸川導演、姜文、寧靜、伍宇娟主演的《尋槍》,如今到青巖古鎮里遍訪取景地,仍然是眾多影迷樂此不疲的事情。

貴州籍女導演歐丑丑則把目光聚焦到貴州民族風貌,2012年拍攝了反映黔東南丹寨的《云上太陽》,2017年拍攝了反映黔東南侗族文化的《侗族大歌》,這兩部電影均在中外電影節上贏得獎項,在宣傳貴州民族文化方面功不可沒。

2018年由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拍攝、貴州星空影業有限公司發行的紀錄電影《海龍屯》,則首次揭開了貴州省遵義市土司遺址海龍屯考古大發現的神秘面紗,影片的公映使得海龍屯的人氣驟增。

在電視劇方面也是碩果累累,先后有《奢香夫人》《風雨梵凈山》《二十四道拐》《星火云霧街》《偉大的轉折》《花繁葉茂》《正是青春璀璨時》等立足表現貴州本土歷史、文化的作品問世。

貴州這片神秘的土地,以越來越亮眼的姿態出現在眾多影視作品中,如今借助《我和我的家鄉》的強勁東風,讓更多的人們直觀地認識到貴州的多姿多彩和城鄉巨變。

下一步,應利用好影視資源,如都勻秦漢影視城、遵義古城影視文化基地等“影視+旅游”項目,加強中外、省內外影視文化交流,用影視藝術手段為貴州大發展插上騰飛的翅膀。

>>>>>>>>>>


潘鶴:我在拍攝地三都蓋賴村駐過村



潘鶴,貴州三都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黔南州作家協會副主席,現供職于省民宗委民族研究院。

《我和我的家鄉》講述中國5個地方的家鄉故事,展現了家鄉的深刻變化,表達出一種濃郁的家國情懷。其中涉及到貴州的故事單元是《天上掉下個UFO》。

《天上掉下個UFO》講述的是一個很奇葩的科幻故事,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情節,把人深深地吸引進去,熟悉的山村、熟悉的苗寨、熟悉的木屋、熟悉的面孔,讓我在忍俊不禁中流著淚看完了這部電影。


《天上掉下個UFO》主要在貴州的三都、平塘、都勻等地拍攝,其中主要的拍攝地在我的家鄉三都水族自治縣境內?!短焐系粝聜€UFO》主要取景點是三都自治縣都江鎮蓋賴村。蓋賴村對于我來說是那么的熟悉,扶貧工作期間,我曾經擔任過蓋賴村駐村工作隊隊長,負責蓋賴村的全面脫貧攻堅工作。雖然因為工作需要我已離開了蓋賴村,但那里古樸的自然風光,多彩的民族風情,質樸的苗族同胞,依然讓我魂牽夢繞。

蓋賴村距縣城30公里,全村國土面積16.5平方公里,耕地面積931.09畝(其中田621.09畝,土310畝),轄9個村民小組,全村共有375戶1782人,全村絕大多數為苗族同胞。


過去,由于蓋賴村地處大山深處,山高路遠,交通閉塞,其蘊藏的民族文化資源不為外人所知,蜚聲海內外的苗族原生態舞蹈《跺月亮》,就是源于斯地。苗族的蘆笙文化,從古至今,在蓋賴苗寨一直得到了完好的傳承,從而為舞蹈《跺月亮》的產生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文化地理環境。信仰月亮的苗族同胞,常常望月起舞,他們以此來表達自己對月亮的崇敬之情。駐村工作期間,有一位苗族大哥曾經自豪地對我說道:“只要有苗族人的地方就有蘆笙,只要有蘆笙的地方就一定有苗族?!鄙w賴苗寨形成的自然風光、人文景觀和民俗風情,匯成了豐富的旅游資源?!疤J笙響,腳板癢”“明月高照,舞之蹈之”,是蓋賴苗族同胞千百年來亙古不變的生活方式,自然、古樸、執著?!短焐系粝聜€UFO》展現了蓋賴的民族風情,以及蓋賴日新月異的變化和發展,座座青山層層梯田在翠竹掩映的木屋中,在苗家人的載歌載舞里。

歷史上,制約貴州發展的最重要因素,無疑是交通的落后閉塞,如今無論是鐵路、高速公路還是省道鄉道,貴州的交通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貴州交通取得的成果,讓山與山之間的距離不再遙遠,《天上掉下個UFO》中黃大寶因距離與董阿花勞燕分飛的悲催故事,將一去不復返。

多民族的原生態文化,是貴州難以估價的文化資本,利用影視文藝助力脫貧攻堅,以文旅融合的方式來挖掘和展示貴州民族文化資源和生態資源,搭建高平臺展示貴州魅力,讓更多的人們感受到貴州的神奇,從而讓“綠水青山”轉換成“金山銀山”。也許,這就是《天上掉下個UFO》給予人們藝術之外的精神空間。

>>>>>>>>>>


陳龍:“走出影院去貴州”又一成功范例


陳龍,貴州省花燈劇院編劇。


《天上掉下個UFO》講述了發生在貴州三都自治縣阿福村一個由“飛碟”引發的探秘故事,喜感十足。雖然劇情簡單,意義卻非凡。該故事單元優先考慮故事的趣味性,將生硬的手段升華為潛移默化的表達,讓貴州元素、家鄉情懷、人物命運三者融合,達到了“軟宣傳”的效果。那該片到底展現了一個怎樣的貴州呢?我將其概況為“破三舊,樹三新”。




破落后之舊,樹潮流之新

外界過去一度認為貴州落后,關鍵在于他們認為貴州與他們生活的城市不一樣,似乎當他們開上汽車的時候,我們還在放馬奔馳。而在《從天上掉下個UFO》開場不到一分鐘,全體村民掏出智能手機拍攝“飛碟”的場景,喻示了“我們都一樣”的既定事實,且不接受反駁。緊接著,當王寶強與劉昊然飾演的角色行走在大橋隧道之間時,“世界橋梁博物館”與“縣縣通”的巨大便利一覽無余。這些鏡頭,宣告了“飛鳥不通”一去不復返。此外,網絡直播、網紅經濟、生態旅游等新穎詞匯,也成為該單元的點睛之筆,潮流貴州躍然于銀幕之上。

主角齊聚貴州 陸青劍 攝


破眼光之舊,樹意識之新


在貴州脫貧攻堅的輝煌戰績的背后,是一個又一個能人、強人、超人的涌現。他們沒有被大山封閉思想,沒有被河流阻斷勇氣,他們能吃常人吃不了的苦,想出常人想不到的點子,運用自身優勢,帶動一方經濟。故事單元中的村支書,從UFO的新聞事件中找到了商機,打造外星人旅游產業鏈,可謂無所不用其極。而黃寶這一角色,更是腦洞大開,用“飛碟”打破距離的限制,試圖編織一張空中交通網絡。雖然兩個點子都有點異想天開,但這種人設何嘗不是貴州人敢想敢拼的體現。這樣的意識,正是創新的源頭。

黃渤的執著贏得了愛情


破觀念之舊,樹理想之新


故事單元中的“飛碟”與“外星人”,絕不是單純的噱頭,因為有了“中國天眼”的存在,給這兩個元素附加了引人深思的別樣意義。一個大山深處的小鎮,擁有世界先進的科技,從落后到領先,往往就是一線之隔。世居的少數民族也不再是獵奇與神秘的符號,而是插上了理想的翅膀,擁有了與當下世界擁抱的機會。如今的貴州,不僅僅滿足于交通的便利與全面脫貧,如同天眼的宇宙夢想之外,貴州也擁有樹立未來理想的底氣,那就是聚時代之新,融天時地利人和,深情展望一個全新的未來?!爸袊煅邸钡碾[喻,再次發揮到了極致。

綜上所述,《從天上掉下個UFO》通過“破三舊,樹三新”的“三板斧”,打造出了一張新時代貴州名片。在這張名片的背后,是以往從未有過的貴州自信,因為豐富的資源、騰飛的經濟、優異的人才、獨特的價值,讓貴州敢于在全國人民面前拋頭露面、一展風采。而該片也掀起了一波貴州熱潮,涵蓋旅游、脫貧、民俗等等熱點,并有望借此為契機,誕生一系列的相關作品,從更多角度,用更為巧妙與觀眾喜聞樂見的形式,塑造全新的貴州形象,帶動貴州產業發展??傊?,這是一次教科書級別的包裝,是“走出影院去貴州”的又一成功范例,是文旅結合的又一大捷。


編者按

在國慶中秋長假大放異彩的院線電影《我和我的家鄉》,熱度持續攀升。而作為貴州故事單元的《從天上掉下個UFO》在第二篇章出現,引得觀眾訝異不已?!百F州的風情太熱烈了!”“貴州的風景太拉風了!”……電影的加持,讓貴州在剛剛過去的這個長假再次成為火熱的旅游打卡地。

比如說三都水族自治縣都江鎮蓋賴村,苗族的建筑、跳月場、梯田、村民,承載著喜劇延展的故事設定,黃渤、王寶強、劉昊然一干明星令人捧腹的演繹,讓“家鄉”的味道濃而又濃。

比如說平塘的那個“天空之橋”和“中國天眼”,雄姿一下子抓住了觀眾的視覺神經,沉淀在記憶中的新聞認知和影視展現“無縫對接”,制造除了一個巨大的磁場。

這些,雖然在鏡頭里以蒙太奇的手法不斷切換,但那影像已深刻于腦海之中。到過貴州的說:哇,我到過那里,很有意思的;沒到過貴州的說:嗨,下一站,就去那里,見識一下什么是神奇。

這就是影像制造的影響力!

“前世守候只等來今生的驚鴻一瞥!”真的是詩意十足,浪漫叢生。

當前,《我和我的家鄉》在電影院里仍以票房第一名的成績掛帥挺進。影片到底看點何如,期待您來稿參與評點。

字數要求:長請勿超過3000字,短則三五百字即可;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執筆:陸青劍)

文字編輯/陸青劍
視覺編輯/趙相康
編審/李纓
大乐透十大专家精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