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文化 > 正文

名家筆下的貴州 | 陳瑤:風雨橋上簫聲悠揚


這次去玉屏,去之前沒有做任何功課,只顧名思義想象著玉屏境內的山巒應該就像一道又一道碧玉的屏風吧?到了才知道這里是“簫笛之鄉”。明清時期,玉屏簫被列為貢簫;民國初,獲巴拿馬國際博覽會金獎;如今玉屏簫笛制造占了行業半壁河山。不僅重制造,還重傳承,自2012年秋始,玉屏自治縣境內各中小學都開設了簫笛課。


在玉屏的最后一天,我們參觀了一個叫“游藝軒”私人簫笛藏館。這家私人院落,一樓做了展廳,二樓是住房。收藏是個人興趣獲得滿足基礎上的文化享受,對身心健康大有裨益,用一位收藏家的話說,得到一件好藏品,可以增壽三個月。館主鄭金城先生六十出頭年紀,穿著黑布漢服,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不少也就可以理解了。


游藝軒的館藏十分豐富,根據年代不同分為五個展館:明清館、民國名家館、合作社館、文革館和全國簫笛綜合館。


在我這個外行看來,簫笛也就是個樂器,除了材質和音色的差異,絲毫沒有想到每件藏品上還雕刻有不同的紋飾和詩文,更沒想到傳統的平簫玉笛尤以雕刻見長。明清及民國時期的簫笛上刻的是繁體字,不同名家,不同刻款,大小篆隸楷草種種字體,筆畫結構還各不相同。這些鳥篆蝸書,其中雖然不乏研究之樂,但辨認起來真的十分困難,剛開始鄭先生每天拿著個放大鏡揣摩,后來在朋友的幫助下,把每支簫笛上的文字拍成照片找到貴陽書法界兩位老師,才把這些古簫笛上的優美詩文辨認出來。為此前后花了小半年時間。


綜合館里陳列著從全國各地收藏來的各種不同材質的簫笛。鄭先生說給我們看一支特別的笛子。他從展柜里拿出一支小巧的銅笛,把一頭旋開,里面竟然套著一把同材質的小刀。把樂器當武器用,我一直以為這是武俠小說的作者腦洞大開的無稽想象吶。


“淘盡黃沙始見金”,館藏的380多支自明清以來的玉屏簫笛,都是鄭先生經長沙、過杭州、走嘉慶、去無錫、訪德州、到北京,一路奔波,搜求于市場店鋪,瀏覽于展廳藏館淘來的。說起每件心儀藏品的入館經歷,鄭先生依然像一個垂釣者看見魚兒躍出水面,難掩激動之情。


游藝軒的鎮館之寶是清咸豐年間鄭芝山制的貢簫。說起這支簫,鄭先生感嘆說:合該與它有緣,早一分鐘晚一分鐘就錯過了。


有一天,他在潘家園古玩市場,一老人見他手里拿著一支簫,就說他也有一支玉屏老簫。鄭先生很驚喜,兩人當即互加了微信。老人回家后,很快從微信上給他發來簫的落款照片:古平溪鄭芝山咸豐年(辛卯年)制。古平溪即今玉屏,清雍正五年改平溪衛為玉屏縣。鄭先生一看喜出望外,因為鄭芝山就是清咸豐年間“祖授仙師秘傳精制雅頌貢簫”店鋪的創始人。老人得知鄭先生是鄭芝山后人,非常爽快把簫轉讓給他了。


民國簫笛制作大家陳云山的一支平簫入館,鄭先生也是津津樂道。在朋友的引見下,他見到了這支簫的上海藏家。這支簫取材玉屏當地水竹,竹節勻稱,壁厚薄適宜,質地堅實,工藝精湛。對方見鄭先生愛不釋手,就說,如果他能吹響這支簫,吹完一首曲子,就送給他。


這支簫管材較細,音量小,音準不好控制,加之又是古簫,與現代簫演奏技巧不盡相同,鄭先生自信地拿起簫吹起了一曲《關山月》,簫音圓潤徐徐而出,含蓄而渾厚。對方藏家是一位古琴愛好者,他非常興奮,隨即彈起了古琴,這情景就宛如《笑傲江湖》里的劉正風和曲洋的簫琴合奏,頗具古風。曲畢,對方高興地說:“物遇其主,方得奇妙。能吹響這支簫的人很少,能用這支簫吹奏曲子的怕是更少了。你能吹奏它,你就是它真正的主人?!?/span>


對藏家而言,每收一件藏品,就意味著收藏了一個歷史人物的故事。明清館里陳列著一個禮盒,上有題留:“秀云惠存?未到玉屏聞笛聲?只因玉屏出了名?三顧玉屏求佳麗?吹拉彈唱定終身?光緒丙戌歲春月?姚大榮敬贈”。


姚大榮何許人也?鄭先生介紹說:“他是清代進士。任內閣中書時考察民間文史途徑玉屏,偶遇簫笛世家女子秀云,被她的美貌和才藝吸引,情定終生?!?/span>


這個禮盒的故事也引起了我的好奇:內閣中書來玉屏考察時年齡幾何?當即用手機上網查:姚大榮,貴州安順苗族人,二十三歲中進士。朝考后任內閣中書,負責撰擬、記載、繕寫等事務。工作性質相當于文秘吧。禮盒上的時間是光緒丙戌歲,這年他二十六歲。


斯人已去,如今只能通過合理化想象還原這對璧人相遇相戀的過程了。參加工作不久的內閣中書到玉屏考察,少不了要參觀簫笛作坊,聽簫笛演奏。于是,簫笛世家的美女子秀云出場演奏了,翩翩少年進士郎一見傾心,從此種下相思!于是就有了后來的二顧、三顧玉屏。從京城到玉屏,路途遙遙,當時又沒有飛機高鐵,往返一趟恐需數月。官場中人,長期告假沒有可能,只能想辦法找理由出差公干。嗨!為了相見,他得費多少思量!從第一次到第三次相見的時間段里,他又該有多少相思!


這對才子佳人的故事,越過歲月的塵埃,那份純美團圓如今依然令人神往和感動。一切都是最好的模樣:沒有早來,沒有晚到,在最美好的年紀,遇到了最美好的彼此,從此吹拉彈唱,執手偕老?!业倪@番想象,由一個藏品引起。對于收藏家來說,這應該是他們常有的樂趣吧?


穿城而過的舞陽河桃花流水,風雨不老,清晨的風雨橋上簫聲悠揚,那是鄭金城先生和他的簫友們在吹簫。簫最是靈性神奇的樂器,月光下靜夜里,一曲簫聲就能催人下淚,讓人九回腸。然而在這翹角飛檐、繪風雕龍的風雨橋上,在人來人往的橋上長廊里,這陣陣簫聲又分明是一道尋常人間煙火,熱鬧、溫暖、日常,最是人間美好景象。


文/陳瑤

文字編輯/邱奕

視覺/實習生?陳薇

編審/李纓

大乐透十大专家精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