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文化 > 正文

新黔邊行(102)習水縣寨壩鎮:點亮獨石溪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趟過一條淺淺的小溪,就從貴州省習水縣寨壩鎮桂圓村的地界進入到重慶市江津區四屏鎮銀巖村的范圍。踏過一片菜地,下腳時小心翼翼地避開土里剛長出來的秧苗,走到一片山林腳下,便能看見那塊被青苔覆蓋的巨石屹立在樹蔭之下。兩地村民并不知道石頭的來歷,更不知道它在此守望了多少個春秋,只把這塊孤零零的巨石當作一個標志物,為這片被森林覆蓋的地方取了一個小地名——獨石溪。



桂圓村分組組組長羅章華像個熱情的導游,熟練地帶著好奇的來客把獨石溪走了個遍,每到一處都能說出在此留下的故事,每個故事里都有當地居民怡然自得生活在此幾十年的痕跡。


靜默的獨石和潺潺的溪流在群山密林之間構建出外人向往的世外桃源。人們對獨石溪好奇,除了這充滿詩意的地名,以及遠離塵囂的山野風光吸引著他們,這里17戶人家延續了30多年的集體生活方式也讓人感到有些與眾不同。


不知何時出現在這里的巨石


居住在獨石溪的人們至今仍保持集體的生活方式,是源于30多年前對外來偷盜林木者的對抗。


獨石溪一眼望不到頭的山林是桂圓村分組組村民最大的財富,然而上世紀80年代,盜木者猖獗,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推行后,人們各自分到一些微薄的土地,卻對這片寶貴的山林犯了難。如果把山林也劃分給個人,單打獨斗、各自為政肯定無法對抗這些偷盜木材的人,分組組的村民們索性決定,用集體的力量來對抗外部侵犯。


從那時起,每年管理林地的收入基本都用于小組的公共事業,村民們依據勞動所記的工分多少,來獲得收入分紅。不足百人的分組組村民對這種管理方式一致認同,而在這樣的集體制度之下,人與人之間也習慣了互助合作,幾十年來幾乎從未發生過嚴重的糾紛和矛盾。


地處黔渝交界,又在深山溝里,在未通公路前,這里的人們一直過著相對封閉的日子,一年出不了幾次山,羅章華算是常常出去“見世面”的人。


分組組組長羅章華和妻子


那條通往寨壩的山路在他記憶中留下驚心動魄的印象,說是路,實際上就是當地人常年在山中行走踏出來的羊腸小道。要去寨壩的日子,羅章華必定天不亮就出門,鉆進大山中去,沿著小道攀爬幾個小時,臨近中午12點才能到鎮上,辦完事,或者把農產品交給供銷社,在街市上逛一逛,換點難得吃一次的茶葉和大米,眼看天色漸黑,便要匆匆打著電筒翻山回家。


1984年,寨壩鎮上已通電,拉動一根細線,“啪嗒”一聲電燈就亮了。被燈光點亮的夜晚,像一個進入現代文明的標志,讓羅章華覺得稀奇又羨慕,“要是獨石溪也能在夜里亮起電燈該多好?打包谷也不用那么辛苦了?!?/span>


有了想法就立即行動,得知有水的地方就能發電后,他在四屏鎮找到一個在水電局上班的工程師,力邀對方來獨石溪為村民設計水電站。


水電站就建在山間一處溪流落差較大的位置,用石方和水泥修起一座小水壩。當時普通工人一天的工資是3元,羅昌華按5元錢一天的標準請這位工程師來指導了3個月,而整個小組的青壯勞力全體出動,都參與到水電站的建設中來,他們不以現金算酬勞,而是按付出的勞動算工分,每背回一袋水泥算5分,從寨壩走到獨石溪,一個人半天只能背回一袋,一天最多能掙10個工分。


幾個月后,水電站建成。水閘打開,一家家的電燈齊刷刷點亮,人們的歡呼聲在山谷回蕩。不過山間只有一股水量不大的小溪,就算水壩蓄滿,也只夠維持2至3個小時,但這短暫的兩三個小時已是獨石溪居民們最幸福的時刻。


有了電站后,十多戶人家第一件事就是買來打包谷的機器。獨石溪貧瘠的土地幾乎只能種出包谷,這種低效作物是當地人和牲畜共同的主要口糧,沒有電的時候只能用磨子推,一臺電動的打包谷機器幾乎是獨石溪所有人的夢想。


每天晚上七八點鐘工作完畢,村民們該去放閘的便去放閘,該回家煮飯、喂豬的便回家等著通電。電燈亮起,打包谷的機器轟隆作響,裊裊炊煙裹著鍋碗瓢盆協奏曲升向天空,獨石溪人夜間擁有光明的日子一直持續了十余年。


這片林地為當地帶來集體的財富


然而到了2002年,一場罕見暴雨引發山洪,洪水沖垮了水電站,也沖走了獨石溪居民們難得的幾小時光明,人們又陷入黑暗之中,昏黃的煤油燈在夜里忽明忽暗,一張張沉默的面孔上寫滿遺憾。


1993年開始任小組組長的羅章華下定決心要重拾光明,他再次帶著十來個青壯勞力出發,從離組里更近的四屏鎮牽來高壓電,又給各家各戶分配好任務,8個人合力抬著水泥電桿進組,每家負責幾根,最終耗時88天打通了5公里的高壓電路。


高壓電接進獨石溪,從此告別煤油燈,夜晚能享受到的光明也不再僅限于那短暫的兩三個小時,通電那天,組里還特別舉行了通電儀式,電燈亮起的那一刻,山谷里再次回響起久違的歡呼,依然如20年前那樣激動人心。


這條水泥公路從獨石溪通向外界


羅章華還有另一個期待——修一條通往外界的公路。


周圍覆滿森林的大山,是獨石溪人最大的財富,也是他們與外界溝通最大的阻礙,面對這個阻礙,唯有一條真正的路可以解決。


通電之后,羅章華緊接著便號召大家修路,公路是所有村民的夢想,即使修路需要占用部分土地,村民們也毫不介意。挖機、炸材,光是硬件就花了十多萬,好在村里養護林地20年積累了資金,集體制的優勢此刻便凸顯出來。修這條路時,全組人投工投勞,輪到自己上工,不用大喇叭點名就早早扛著工具出門,足足干了3年才打通一條去往四屏鎮的路,到了2007年,又以同樣的方式打了另一條通往外界的路。


10年過去,農網改造為獨石溪帶來更穩定的電壓;2015年,羅章華帶著村民們打通的公路也得到硬化,附近的四屏鎮越來越熱鬧,臨近的飛鴿林場也成了游客青睞的景區,周邊的游客像闖入“桃花源”的人,順著公路發現了獨石溪這個靜謐之地。


獨石溪潺潺的溪流


游人在溪邊戲水,在林間扎吊床休息,玩累了便找戶農家攀談,詢問是否方便給口水喝,若是能磨點豆花、蒸點臘肉,那就最好不過。羅章華遇到過幾次這樣的游客,他也毫不吝嗇地熱情接待,日子久了便自然想到不如開一個農家樂,或許能在旅游上做做文章。


如此,獨石溪的第一家農家樂便由羅章華家開了起來。之后幾年,外出打工的年輕人回鄉,用積攢的錢加上貸款等修起一間客棧,來獨石溪的人越來越多,他們也有了不少回頭客。


當年建起的水壩已被洪水沖毀


通了電、通了路,如今還迎來了游客,獨石溪被徹底“打開”,從空間層面來看,這里早已不是與世隔絕之地,但在分組組村民的心中,這里還是那片與世無爭、獨一無二的世外桃源。


時光飛逝,羅章華的頭發已花白,或許過了今年他就不再擔任組長,而分組組的集體生活制度仍未改變,獨石溪的居民們需要新的財務、會計,以及一個新的組長,他默默觀察,在這些返鄉青年中物色人選,“年輕的會計不錯,踏實肯干又有頭腦,能帶著獨石溪人繼續走下去?!彼坪跻延袥Q定。


>>>>>>>>>>


舊作重溫:1985年版“黔邊行”


「好個岔角灘,四面都是山,三天無船到,坐著把氣嘆!」且聽:岔角碼頭笑聲滿河》刊于1985年6月16日《貴州日報》1版



「好個岔角灘,四面都是山,三天無船到,坐著把氣嘆!」且聽:

岔角碼頭笑聲滿河


劉慶鷹


五月上、中旬接連降雨,赤水河成了名符其實的紅水河。習水縣屬的岔角碼頭停泊著十幾條農民的大木船,全都滿載煤炭待運。數十個船工正在船上休息。


隨著站在河邊的鄉領導的喊聲,船工們遞過來一塊厚厚的跳板,客人們便踩著跳板上了船。


一個調皮的小伙子聽說來的是書記、縣長,便笑嘻嘻地開了個玩笑:好大的官,不要來整我們喲!一個中年農民白了他一眼說:這是什么場合,你還在干扯!天一句地一句的。書記蹇良臣笑著: “沒啥,沒啥,讓他說。縣長嚴貴權也笑道:放心,要整,我們只會幫你們把生產整得更好!”串串話語,濺起滿河笑聲!


老蹇、老嚴在第一條船上坐下來。這條船是醒民鄉廖齊均等八戶農民湊錢合力經營的,主要跑岔——合江、岔角——重慶,現在就裝了五十噸散煤要運到合江去。廖齊均:“我們這里人多地少,只有靠撐船找點鹽巴錢。要是沒有船,心就慌 了。這里有句老話: ‘好個岔角灘,四面都是山,三天無船到,坐著把氣嘆。老蹇、老嚴說,搞水運是好事,但我們的眼光要看遠點,要靠船找致富錢。


隨即,他們跨上巖寨鄉農民劉昌杰、袁運華的船,坐在船工們睡覺的竹床上,邊喝茶邊和六七個船工聊起來。交談中數四十六歲的駕長劉昌杰最有意思,他指著河對面四川古藺縣堆的小山似的煤說,這段時間我們這邊煤廠的生產跟不上,我們就和古藺煤廠訂了三千噸的運煤合同,這幾趟運的都是古藺的煤。這是愿者上鉤哇!老蹇、老嚴說,對,生意就應該這樣做,做寬點做遠點,東方不亮西方亮。他們笑著問劉昌杰搞水運的收入,劉昌杰說現在我敢露富了,行八郎加起來,每月三幾百塊是沒問題的。不過還是要大家都顧一顧。我在船上干的時間長了,做水上生意一般不會吃虧,不管哪條船找到我我都愿意給他們出主意、當”(指介紹生意)。在旁 的船工也說劉駕長肯關心人,經常東奔西跑為大家找貨源。老蹇、老嚴肯定了劉駕長的做法,希望船工們在奔富的道路上互相幫助,尤其要多關心那些貧困戶……


辭別船工,老蹇、老嚴告訴我,習水縣赤水河畔已經有了一支總載重量近二千噸的農民船隊,相當于近五百輛解放牌汽車的噸位,單去年就開進長江一萬多航次,運出了大量的煤炭、木材、農副土特產品,增加收入五十多萬元。


>>>>>>>>>>


新黔邊行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鏈接


策劃人語 | 李纓:寫在“新黔邊行”開欄之際


新黔邊行① 水城縣營盤鄉:坐著火車去賣菜 開車進山買桃來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② 水城縣磋播村:走出大山又重回大山的網紅支書徐祥峰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③ 盤州市魯番村:從灰撲撲煤礦產業到循環起來的“?!苯洕?|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④ 鎮遠縣羊坪鎮:生豬養殖合作社托起致富夢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⑤ 鎮遠縣羊坪鎮:移民生活向前“蔥”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⑥ 天柱縣甕洞鎮:清水江畔一個木商世家親歷的產業更迭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⑦ 天柱縣白市鎮:從興趣到產業,致富能手編織養殖夢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⑧ 錦屏縣令沖村:完善基礎設施 點亮“無障礙”生活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⑨ 錦屏縣烏坡村:“兩不愁 三保障” 滋養群眾好日子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⑩ 黎平縣龍額鎮:返鄉侗族青年的創業之路和鄉土記錄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黎平縣龍額鎮:兩代人共守鄉土文化 多形式傳承侗鄉民俗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黎平縣滾大村:海拔最低處 種下致富樹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黎平縣培利寨:山上有個“蘆笙寨” 專業比響200年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從江縣烏英苗寨:一個苗寨 兩省共管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從江縣烏英苗寨:深山里,傳來朗朗書聲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荔波縣洞塘鄉:續紅色精神 兩代村支書有“先行”之勇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


新黔邊行? 荔波縣立化村:由“黑”變“綠” 產業轉型換新貌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


新黔邊行? 荔波縣洞流村:轉變思想 產業遍地開花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獨山縣麻尾鎮:工業之外農業興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獨山縣南門村:甜蜜羅漢果開啟何與開家致富路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平塘縣甲茶鎮:天路!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平塘縣鼠場片區:水!水!水!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平塘縣克度鎮:“天眼”之下,為星星讓道的人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羅甸縣桃園新村:人面桃花分外紅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玉屏自治縣大灣村:云上村莊人歸來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玉屏自治縣縣鐵家溪村:高山密林藏有鐵漢柔情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碧江區滑石鄉:“賠本”大米打了一場漂亮翻身仗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碧江區云場坪鎮:讓因病致貧家庭重燃希望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碧江區云場坪鎮:湖南姑娘貴州媳婦楊霞的礦區鄉愁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松桃自治縣迓駕鎮:三省協作 “邊城”蛻變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松桃自治縣迓駕鎮:養殖帶種植,奔富在路上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畢節市雞鳴三省村:94歲老人侯明揚的小人生與大歷史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畢節市雞鳴三省村:一條尋常小路與一個不尋常的故事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畢節市七星關區:跨越山海,掛職副區長袁旭揮動“荔灣節拍”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赫章縣哲莊鎮:讀書改變命運,貧困家庭走出4個大學生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赫章縣哲莊鎮:阿穴村酒廠的前世今生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威寧自治縣沙田社區:鄉間“藝術家”宋啟雄與一個村莊的審美意識覺醒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威寧自治縣大寨社區:種花人張恩強的“花”樣人生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望謨縣蔗香鎮:紅水河畔瓜果飄香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望謨縣蔗香鎮:“寨老”劉享泰的水上“生意經”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望謨縣蔗香鎮:3000畝青檸的承諾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冊亨縣巧馬鎮:巧合圖書館來了個江西館長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冊亨縣巧馬鎮:一萬村民下山記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冊亨縣巧馬鎮:老人和小孩的“后搬遷時代”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安龍縣萬峰湖鎮:漁民轉產上岸,探綠色生態致富新路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安龍縣萬峰湖鎮:大戶帶小戶,彈起“枇杷”曲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安龍縣萬峰湖鎮:在石縫里種“金條”的人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興義市則戎鎮:土芭蕉釀出洋酒來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桐梓縣:“拼命三郎”令狐克文千方百計保農民工就業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 桐梓縣:一個產銷中心串聯黔滬渝三大市場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51) 桐梓縣:“90后”全職媽媽變身天麻種植大戶,助力鄉村女性脫貧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52)桐梓縣:“窮小子”闖世界拼出一片天,帶回一家鞋廠反哺鄉梓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53)習水縣黔沿村:一位偉大的農村父親,一視同仁把5個子女培養成大學生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54)習水縣黔沿村:告別懸崖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55)仁懷市合馬鎮:從修車工到牧羊人,林峰的“中年大轉折”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56)仁懷市合馬鎮:一變四,“急性子”支書破解產業單一困局有妙招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57)仁懷市合馬鎮:赤水河上擺渡人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58)赤水市:李廷娟“新手上路” 三措并舉攪動旅游活水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59)赤水市:從“殺不起年豬”到“買了個車”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60)赤水市:夢想照進現實,“資源整合者”梁瑩與西南竹木家具產業園的快速崛起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61)務川縣沙壩村:為了一個特別的孩子,開辦一所特別的學校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62)務川自治縣:新思維打開新局面 上海青年翁曄的援黔故事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63)道真自治縣洛龍鎮:張季瓊與她的“華橋客?!?|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64)正安縣安場鎮:返鄉創業,為家鄉撐起一片天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65)正安縣土坪鎮明星村:“會算賬”的伍傳均,帶頭種出“明星”茶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66)銅仁市萬山區高樓坪鄉:從女護林員到農業公司法人 蔡芹的“華麗轉身”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67)銅仁市萬山區:“那個黃道的女人又來了!”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68)銅仁市萬山區黃道鄉:“鐵腕”書記舒德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69)銅仁市萬山區:一條金街旺萬家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70)盤州市大海村:兄弟倆的農家樂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71)盤州市高官村:“請回來”的村干部余芝宇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72)盤州市濫灘村:鄉村女教師許秋艷和她的“兒女”們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73)盤州市:烏蒙大草原上的“領跑者”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74)玉屏自治縣河口村:支書+村醫,祝代香的“雙肩挑”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75)玉屏自治縣:黃桃香溢滿甕陽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76)玉屏自治縣:老熟人“三洋哥”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77)沿河自治縣:訪渝黔邊鎮洪渡退休老人牛連順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78)沿河自治縣洪渡鎮:“打鎦子”傳承人陳慶福的變與不變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79)羅甸縣油海村:“棄商從政”,窮村官繪就麻山腹地新畫卷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80)羅甸縣祥腳村:毛支書的“三板斧”,從引水、石漠化治理到發展早熟蔬菜產業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81)羅甸縣平亭村:一位邊區村醫的38年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82)沿河自治縣沙子街道:“李子王”的完美夏天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83)興義市萬峰湖:乘風破浪的“大叔”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84)三穗縣雪洞鎮:“大胡子”袁智君35年的“小買賣”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85)三穗縣雪洞鎮:三代人與一塊蕨粑的變遷史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86)三穗縣木良村:從傳說中走出的村落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87)天柱縣坪地鎮:供應10萬人的“大水缸”是怎樣建成的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88)天柱縣三門塘村:木排載著家風來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89)天柱縣遠口鎮:邊區特色小鎮的夜晚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90)從江縣加鳩鎮:月亮山腹地那條駛向“光輝”的路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91)從江縣加鳩鎮:小學校長柴培的三段記憶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92)水城縣馬龍村:女支書毛龍線的工作日常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93)道真自治縣甘樹灣村:三代人的“教育史”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94)道真自治縣:當他們遇見“黔靈女”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95)正安縣:重慶青年趙建峰與“吉他之鄉”的協奏曲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96)務川自治縣紅絲鄉:麻陽河畔的養蜂人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97)獨山縣下司鎮:向啟堯30年賣橘路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98)威寧自治縣:么站鎮的蔬菜產業革命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99)赫章縣平山鎮:父子接力當村醫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100)赤水市:花開在丹霞石上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新黔邊行(101)習水縣大坡鎮:飛鴿歸來 |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報告文學系列


文、圖、視頻/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彭芳蓉

刊頭書法/趙剛

刊頭設計/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吳浩宇

文字編輯/陸青劍

視覺編輯/彭芳蓉

編審/李纓

大乐透十大专家精准预测